摇摆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摇摆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消息】海都读者来电讲述她与锋姐相似经历和不同选择

发布时间:2020-11-17 01:24:57 阅读: 来源:摇摆机厂家

闽南网4月23日讯 “我想去看看锋姐,我和她有类似的经历,她的那份苦,我能深刻体会。”昨日,36岁的玲子(化名)联系海都记者说,本报第38期“海都深读”《锋姐》的故事,句句戳中她的泪点,积压在她心头的痛和悔恨,又开始翻滚燃烧。(海都深度“锋姐”的故事追踪 双胞胎姐妹获好心人万元捐助 )

玲子说,她成长在不完整的家庭,经历了丈夫和妹妹的先后离世……“不为出名,不为博同情,只是觉得我和妹妹的人生历程,或许能给别人一些警示,那是我们用青春和生命付出的代价。”

同样不完满的家 锋姐的故事戳中她的泪点

和锋姐一样,玲子出生在一个并不算完满的家庭。母亲执意与有过一次婚姻的父亲结合后“净身出户”,买了村中的旧粮仓建立自己的小家。玲子和妹妹便出生在这里。小时候,父亲整日赋闲在家,一言不合便对母亲拳脚相向,掀桌摔碗。怒气难消时,拳头经常波及玲子身上。

初二那年,母亲起诉离婚,带着妹妹离开。被判给父亲的玲子也渐渐远离学校,到工厂打临时工。每月挣来的1000多块工资,扣除中午伙食费后都被父亲拿走。后来,玲子到泉州市区打工。晚上还到附近的大排档卖啤酒。比玲子小3岁的妹妹,初中毕业后选择逃离,去了厦门。

家庭离散,父亲施压,让当时只有20来岁的玲子,几乎窒息。在劳累一天后的静谧夜里,她脑海中无数次幻想未来的美满家庭:有一个踏实肯干的老公,一个可爱的孩子,这就是她想要的全部。拥有自己的家,摆脱现有家庭的禁锢,是玲子当时最迫切的想法。

男友的出现,让玲子看到了新生活的曙光。两人仓促结了婚。婚后玲子的丈夫辞掉外地的工作回到村里,却不知以何营生,终日泡在麻将桌上。一心憧憬美好生活的玲子此时才发现,她对丈夫的了解少得可怜,而她想要抓住的幸福,也不过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海市蜃楼。更不幸的是,2011年因为一次车祸,丈夫永远地离开了她。

祸不单行,2006年,逃离到厦门的妹妹,因整容手术失败,在医院里昏迷多日。醒来后,爱美的妹妹只有戴着帽子才敢出门(本报曾作报道)。后来,身体渐渐恢复的妹妹在快餐店打工养活自己。而玲子怎么也没想到,去年,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,遭遇太多苦痛的妹妹选择自杀,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不一样的感悟 她放弃轻生选择做更多公益

玲子说,以前她没少抱怨父母,认为是他们对家庭的不负责,才导致自己与妹妹童年和青春不美好。如今,至亲先后离去,她也慢慢明白,持续的恨和怨,对改善生活并无益处。

初中没毕业的玲子,先后在工厂、店铺、大排档、超市里打过工。后来偶然在报纸上看到育婴师培训的广告后,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,并于2006年考取证书。成为育婴师是玲子最开心的事,看着孩子在自己的照顾下健康成长,玲子充满了成就感。

“我的坚强和勇气,是朋友、老师、雇主给予我的。”玲子说,丈夫过世那几天,一个雇主担心她自杀,连夜从南安赶到泉州找她,安慰她,让她放弃了轻生的念头。“人生就是如此吧,上天在关上亲情这一扇窗户的同时,为我开启了友情的大门。多点关怀和爱,这个社会,会少很多悲剧发生。”

昨天上午,与海都记者两个多小时的交谈中,玲子多次问及锋姐今后的归宿。她会被送去哪里?她的双胞胎孩子谁来带?可不可以去看她?

“锋姐可恨也最可怜的地方在于法律意识薄弱。”玲子说,锋姐卖儿的做法,确实可恨。“她试图用最快的方式解决眼前窘困的处境,想让孩子有更好的归宿,却没有想到后果。”玲子认为,无论出发点是什么,这种做法对孩子来说始终是残忍的。但玲子又觉得,锋姐是幸运的,她的错误被及时制止,在监狱里好好改造早点出来,回头不算太晚。

同为人母的玲子,有一个13岁的可爱女儿,下半年,女儿就要走进初中课堂。她希望,自己可以当女儿的榜样,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,多做一些好事。去年11月,她从报纸上得知,新门街要为“扁担哥”筹建休息驿站,需要一台电视机。隔天一大早,她就骑着电动车,将家中闲置的电视机一路从晋江紫帽镇载到新门社区。她说,想为外来务工人员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。“我希望当我老了,女儿独立了,债务还清了,可以去孤儿院做义工,陪伴那些失去关爱的小天使。”

如今,孤身照顾女儿的玲子,也不止一次想着,再寻觅一段爱情,给孩子更完整的家。只是这一次,她不会再仓促选择,更不会将就。(海都记者 刘淑清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合肥治疗脱发专科医院哪家好

介休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

湘潭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