摇摆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摇摆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兴水强滇启示录直面水尴尬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2:29:17 阅读: 来源:摇摆机厂家

连续3年干旱,河流断流、水库干涸,云岭大地备受煎熬,我们不得不深刻反思——为什么多年平均降水量1278毫米,水资源总量2210亿立方米,人均拥有水资源量高出全国平均水平一倍多的云南会受缺水的困扰?

春耕时节,南华县水务局副局长董建福带着记者前往石桥河村委会,在这个海拔2400米的山村,地里的早洋芋已开出紫色的花。董建福指着地里星罗棋布的水窖说:“如果没建这些水窖,根本熬不过这3年。这些小水窖、小水池就像家里缺水时用来接水的盆盆罐罐,没有它,下雨的时候蓄不了水,旱起来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”有了水的滋润,当地及时调整种植结构,早洋芋、优质萝卜等特色农产品产量稳定,给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产业效益。

“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和这里一样。南华县横跨3个流域,有两座中型水库、7座小(一)型水库和53座小(二)型水库,但多数分布在县城附近,山区半山区水库很少,红土坡镇甚至连一件小(二)型水库都没有。”南华山区的水困,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我省水资源开发利用不足的问题。

天公不作美 降水时间空间不均

云南河流众多,水系发达,长江、珠江、红河、澜沧江、怒江、伊洛瓦底江6条江穿流而过,流域面积在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108条,水资源总量排名全国第三,并不是一个缺水的省份。然而,省水利厅总工程师高嵩告诉记者:“从全省平均降雨量来讲,只是‘看起来很大’,生活在云南,能感受到冬春季节很干燥。”他解释,受季风气候影响,我省有明显的干季和雨季,降水量在季节分布上极不均匀。从统计数据上看很容易明白:我省85%左右的雨量集中在5月至10月,11月到次年4月为旱季,降水量只占全年的15%左右,而这段时间又正好是小春生长、大春种植的关键时期,对水的需求很大,缺水的矛盾也就随之凸显出来了。

除了时间分布不均匀,空间分布不平衡是我省水资源的又一大特点。我省各大水系都集中在西部、北部地区,滇中地区人均水资源量仅有700立方米左右,特别是滇池流域不足200立方米,处于极度缺水的状态。我省山区、半山区面积占94%,坝子仅占6%,地势垂直高差大,山高谷深,雨水顺着地势快速向谷底江河汇集,开发利用很困难。山上是大片浇不上水的坡耕地,而在深不见底的山脚,水却白白奔涌而去,“水在下面流,人在上面愁”是这片土地的真实写照。另外,全省岩溶面积11万平方公里,占国土面积的28%,岩溶面积居全国第二位,118个县市区都有岩溶分布,岩溶地区的降雨径流大部分或全部下渗至地下,难以发挥对地表植被的涵养作用。罗雄镇下阿列村民小组距离罗平县城只有7公里多,但由于位于罗平县中部岩溶断陷湖形盆地地区,岩溶像漏斗一样,再充足的雨水一落地就流失了。

“我们这里是看得到水影,听得到水声,就是用不着水。”提起水,村民们的话语中流露出无奈。

由于特殊的气候和水资源分布特点,需要有大量蓄水工程对水资源进行时空再分配。然而由于历史欠账太多,我省水资源开发利用率极低,仅为7%左右。目前全省已建成的水库中97%为小型水库,34个县没有中型以上水库,8个县没有小(一)型以上水库,两个州市政府所在城市没有中型以上水库作为供水水源,3700多座病险水库难以充分发挥其效益。全省水利工程实际供水能力177亿立方米,有效灌溉面积仅占常用耕地面积的37.9%,旱涝保收面积仅占常用耕地面积的22.3%,大部分耕地还得“靠天吃饭”。水资源开发利用不足,让云南面对的是“天上水”蓄不了、“地表水”留不住、“地下水”用不上的困境。

人为不当 加剧缺水矛盾

水质性缺水及水土流失的情况在云南一个都不少。昆明市水务局局长储汝明一针见血地指出,由于工业发展、城市扩张、人口膨胀等因素的影响,水资源超负荷承载,水污染加剧,昆明是一个典型的资源性、工程性、水质性缺水并存的城市,不仅被“渴”所困扰,还必须面对河湖污染“脏”的烦恼。从全省来看,主要河流有近40%的水体受到污染,主要城镇附近的河流均处于重污染或严重污染状态;16个较大湖泊中有7个污染较重,9大高原湖泊中有5个水质属于劣Ⅴ类,滇池、星云湖、杞麓湖、异龙湖等治理任务艰巨。而在元谋,一种特殊的地貌随处可见:一片红土地,植被稀少,被流水冲刷后“分割”成千沟万壑,形成一道道“梯地”,与陕北黄土高原几无二样;其间林立的土柱密密匝匝,层见叠出,被称为“土林”。这样的“土林”既无法耕种,也无法居住。元谋仅仅是我省水土流失的一个缩影。我省水土流失面积13.4万平方公里,35%的国土面积属于水土流失区,是全国水土流失严重的省份之一,全省年土壤侵蚀量5.1亿吨,占全国年流失土壤的十分之一,相当于黄河流域年输沙量或长江年输沙量的三分之一。如此触目惊心的数字,是水生态环境恶化给水资源利用带来巨大难题和压力的真实体现。

对于云南的水情,省水利厅厅长周运龙认为,城市化、工业化进程的加快,以及社会经济发展、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对水的支撑作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原来供水量平衡的地方,喊渴的呼声越来越高。同时,城市扩大、工业发展提速、人口规模增加如同一个放大器,将缺水、干旱的效应逐级放大,同样的旱情所带来的损失比以前大得多。面对水“尴尬”,云南只有立足省情,科学研判水情,才能走出解水困的好路子。

(记者 张炯雪 张 锐 杨 猛)(云南日报)

相关链接:“兴水强滇”启示录①:大干解水困

?

杨以宁医生

罗辉医生

郑州治白癜风价格

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眼科医院预约指南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