摇摆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摇摆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农民工维权的现实尴尬-【新闻】金叶柃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13:36:19 阅读: 来源:摇摆机厂家

农民工维权的现实尴尬

核心提示

12月9日,为保障我省进城务工人员在“两节”前全部拿到工资,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、省建设厅、省总工会成立了三个专项检查小组。

同时,一部《辽宁省工伤保险实施办法》开始实施,确定农民工开始享受工伤标准。

关于农民工讨薪的新闻线索,本报一天最多可接到四五十条。

近几年各级政府为保障农民工权益,几乎每年都有新政策出台,相关政策、制度都在完善。

在现行法律遭遇“执行难”的环境下,立法是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,保障农民工权益的利器吗?

12月15日在辽宁中医学院工地上,蹲着吃午饭的刘强,头都没抬地说:“我没听说过跟我们改叫进城务工人员的事儿。不过这样挺好,对我们尊重。其实叫啥,我还不是我?只要每年年底老板都能按时给钱,比啥都强。”

这是刘强的惟一要求,也许是所有进城务工人员的基本要求。为了这个最简单的要求,我们正在完善制度,出台法律、法规保护进城务工人员的权益。

正像辽宁省总工会法律部部长佟玉堂所说的,只有法律得到有力执行,所有好的法规和政策才能真正成为进城务工人员的保护伞。

12月16日,佟玉堂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,亦把农民工维权难归于执法难。

拖欠农民工工资难根治

“现在劳动力过剩,劳动力市场、筑建市场的管理无序,是造成有关单位有法不依的根源。”

记者:对于农民工而言,他们******的权益就是工资。

佟玉堂: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的督察工作,一年抓得比一年狠,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依然是年年有,依然是年末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记者:为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,我省先后出台了不允许把工资下发给二包、三包,要直接发到农民工手中等政策,但这样做的单位很少,是监管得不到位还是他们我行我素?

佟玉堂:相关的处罚措施早就有了,我们的查处力度也不是不严,可这种有法不依的现象还是大量存在。

有的农民工知道拿出政策来维护自己的权益,提出******合理要求,这样的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找不到工作。用工单位的倚仗就是,你不干,有的是人干。究其原因,现在劳动力过剩,劳动力市场、筑建市场的管理无序,是造成有关单位有法不依的根源。

记者:最近有人大代表提出给农民工发月薪的方案。初步看,这的确是个避免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好方法。从执行角度来看,这个方法可行吗?

佟玉堂:这个方案在实行中还是有困难的。因为在市场经济体制下,企业有自主制定工资分配权,是发月薪还是发年薪政府是不应该强制干预的。

我们总工会能做的是,代表工人与企业协商,制定双方都能接受的更合理的工资分配方式。

现在的问题是,大部分的进城务工人员还没有加入工会,这些人还是没有组织的个体,这让这个弱势群体更加脆弱。我们正在努力让更多的进城务工人员加入工会,我们才能为他们提供法律保护。

劳动合同是维权的关键

“所有的问题,回到源头,还是劳动合同。这是农民工维权的关口,也是我们要首先解决好的事情,其他问题才能依次解决。”

记者:开始实施的《辽宁省工伤保险实施办法》中规定,农民工可享受工伤标准。

佟玉堂:法律规定,企业必须给员工上保险。但保险要在有劳动合同的基础上,才能落实。问题是,现在有几个农民工是与用工单位签了合同的?一是许多农民工没有签合同的意识,更重要的是,用工单位也不愿意。这正是问题的关键。

记者:用工单位也不愿意签合同,主要在逃避什么?

佟玉堂:很简单,签了合同,农民工手里就有保障,企业就必须承担保险等一系列责任,这就加大了用工成本。如果没合同,属非法用工,农民工打官司都非常困难。

我就遇到过一个来求助工会为他讨薪的进城务工人员,我们把他的用工单位的老板找来,可这个老板却对我说,工人还欠他钱呢。理由是,几天请假误工,哪天又损坏了工具。他们之间没有合同,没有工资标准,这时候老板说什么,工人都拿不出证据来反驳。

记者:有什么措施来解决这一问题?

佟玉堂:处罚措施早就制定了,没有签劳动合同的用工单位,发现一个工人没签,罚500元。可我们在检查时,还有许多没签。还是那句话,劳动力过剩,这也是转型时期的暂时现象,我们正努力地规范这个市场,并且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。

目前我们要做的保护进城务工人员权益的事就是,加大力度检查每一项政策的落实情况,发现一例解决一例。所有的问题,回到源头,还是劳动合同。这是农民工维权的关口,这也是我们要首先解决好的事情,其他问题才能依次解决。

农民工维权路在何方

“我们国家保障农民工权益的法律法规已经不少了,如果现有法律都能有力执行,不只是工资问题,包括******社会保险等农民工权益问题都迎刃而解了。”

记者:现在把农民工改叫进城务工人员,在称谓上来看是让这个群体与城市工人平等起来。但实际上两者平等吗?

佟玉堂:在实际执法中,进城务工人员很难平等地享受已有法律的保护。一是因为农民工本身不懂法,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。更重要的是用工单位有法不依,而且有法不依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现象,这给执法带来了巨大的困难。

再者,有的企业领导认识有问题,他把农民工的利益与企业利益对立起来,认为给农民工的利益多了,企业效益就少了。这种想法,在原始积累阶段可能存在,而发展到今天,如果再这么想,就是大问题了。

劳动力与企业是互利、共好的。而进城务工人员这个群体权益的保障,不仅仅是筑建市场规范的重要一步,更是社会稳定、和谐发展的重要一步。

记者:有学者建议尽快出台《农民工权益保护法》,您认为,这是从根本上维护农民工权益、解决执法难的途径吗?

佟玉堂:我们国家保障农民工权益的法律法规已经不少了,如果现有法律都能有力执行,不只是工资问题,包括******社会保险等农民工权益问题都迎刃而解了。

记者:省总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在哪里?

佟玉堂:总工会为进城务工人员维权的突破口就是,先让所有进城务工人员加入总工会,然后帮助他们签劳动合同,把他们拉到法律保护的轨道上来。

省总工会正在起草《辽宁省实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若干规定》,这里就确定,农民工有加入工会的权利。我们希望工会可以成为农民工维权的一个有力支撑。本报记者曹雯雯

煤焦化

辽宁建筑工程信息网

三里河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