摇摆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摇摆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儿子坠亡前曾与人起争执老父嫌处罚太轻状告警方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23 01:49:36 阅读: 来源:摇摆机厂家

原告:儿子坠楼是因被打,市公安局思明分局对打人者处罚太轻 一审:警方侦查环节没问题,处罚决定程序合法,并无不当,驳回诉求

打人事件

4月19日晚,阿郎(化名)参加完婚宴后,又和朋友到KTV唱歌,接着去酒吧喝酒。

在酒吧里,他认识了女子小雪(化名),并约去吃夜宵,此时已是第二日凌晨约四点,男子刘某也参与,小雪说,刘某是她的“朋友”。其实,这两人是夫妻,但小雪避而不谈,千方百计转开话题。刘某忍不住,与阿郎打了起来,被劝。哪知,阿郎等人出门时,刘某又来追打。阿郎跑向附近小区。刘某离开。

坠楼事件

阿郎就在不远处的小区车库里。没人知道,他是怎么到顶楼的。4月20日凌晨5时许,阿郎(化名)坠楼,当场死亡,全身他只穿了一条短裤。

4月20日凌晨5时许,一名男子在湖滨南路的某小区坠楼,当场死亡。这名26岁的年轻人叫阿郎(化名)。那天晚上,他还参加了同学的婚宴,兴奋地与大伙儿又唱又跳。几小时之后,他就坠楼了,掉在一楼店家的挡雨棚上,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短裤。

经查,他当晚曾与一刘姓男子发生争执,还被殴打。警方认定,刘某打人与阿郎坠楼之间没有因果关系,对刘某进行了行政处罚。阿郎的父亲老连认为罚得太轻,将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告上法庭。

近日,思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,认定警方的侦查环节没有问题,处罚得当,驳回老连的诉讼请求。据悉,老连正在展开上诉。

案件  坠楼前曾与人起争执

事发前的那个晚上,阿郎跑了好几个地方。在集美参加完婚宴后,他又和朋友到KTV唱歌,接着去湖里区的一家酒吧喝酒。在酒吧里,他认识了女子小雪(化名),相约一起去莲坂某火锅店吃夜宵,当时大约是凌晨四点。男子刘某也参与,小雪说,刘某是她的“朋友”。

吃火锅时,阿郎一直追问小雪和刘某的关系。其实,这两人是夫妻,但小雪一直避而不谈,还千方百计转开话题。一旁的刘某忍不住,与阿郎扭打了起来。小雪见事不好,赶紧和店员把两人拉开,把刘某先劝下楼。没想到,阿郎等人出门时,刘某又来追打他们。阿郎向附近的小区跑去,刘某就转而追其他人。这时正好有出租车开来,小雪赶紧劝刘某上车,就此离开。

朋友没找到阿郎,还以为他先行回家了,可其实阿郎就在不远处的小区车库里。没有人知道,他是怎么从地下车库上到顶楼的。凌晨五点多,他坠楼身亡。

原告 警方行政处罚太轻

案发后,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迅速展开侦查。办案人员调阅了案发时各处的监控录像,包括火锅店内、附近酒吧和小区内部,并询问了店员、小雪和居民等目击证人,最终把目光锁定到了刘某身上。

“我的确打了他,但没有追着他进车库。”刘某对自己打人的行为供认不讳,但也一再强调自己很快就和小雪离开了,后面的事情他都不清楚。调查人员认为,刘某动手打人固然不对,但与阿郎的死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。据此,思明公安局对刘某进行了行政处罚,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。

这样的结果让阿郎的父亲老连无法接受。他觉得,儿子是被“吓坏了”。刘某的追打和恐吓都让阿郎惊恐不已,才会手足无措奔跑逃避,最终从高楼上掉下。因此,儿子的死,与刘某逃不开关系,他应该受到更严苛的制裁。他向公安局提起了行政复议,但复议结果仍是维持原处罚决定。于是,老连将思明分局告上了法庭,请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,并追究刘某的刑事责任。

一审 警方办案程序合法

近日,思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。法官认为,老连的诉讼请求应一分为二地处理。他请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,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,归法院管辖。至于刘某是否涉嫌犯罪,则仍属公安机关刑事侦查活动范围,无法放在行政诉讼案件里受理。因此,法院只能就行政处罚决定的合法性问题作出判决。

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行政处罚事实是否清楚,法律适用是否准确,已经量刑是否适当。法庭认为,思明分局作出处罚决定的程序合法,并无不当。同时,调查搜证很充分,公安有充足的证据认定刘某与阿郎之死间没有因果关系。在量刑时也不存在处罚过轻的情形。

因此,法院判决驳回老连要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的诉讼请求。据悉,老连已经提出上诉。

北京西服定做

春秋季工作服

工服价格

北京T恤衫定做

相关阅读